柿子霜红满树鸦,关山万里常思家

来源: | 浏览量:282 次 | 发布时间:2019-08-13 22:25

知食分子输入文字致我们终将增长的体重(foodzhishifenzi)

文:陳樂

早晨出门去遛弯,回来的路上,看到一大堆红灿灿的小柿子,走不动路了,顺手买了一篓子。


以前我是不喜欢吃柿子的。家里的柿子,还是又黄又硬的时候,就买回家。小孩子调皮,好吃,哪里等得到柿子变成红红软软的时候。早早的偷么得把柿子拿出来,刮去皮,狠狠的咬上一口。哇,又忙不迭的吐出来。太涩了。涩得舌头只打结,嘴巴也张不开了。哇哇乱叫。柿子真是个奇妙的东西,在时光的酿造之下,开始变红变软。涩,变成了沁人的甜。好容不容易等到稍微软和一点的时候,夹杂着又涩又甜,囫囵的吞了。



吃柿子,得掌握火候。


现在的小商贩,倒是掌握了这个火候,小心翼翼将红的熟透的柿子整整齐齐的码成一堆,将黄的硬的,都储存起来。让客人买走就能吃上可口的柿子。熟透的柿子,皮薄的轻轻一碰就破了,里面包裹的汤汁肆意是流出来。这时光,是怎么把它们煮熟的?


从萼片开始,轻轻的把柿子最上面那一层薄薄的膜撕开,就像是撕去手机膜。这一层膜下面,稍微厚的一层刚刚把里面的汤汁包住。然后一口放进嘴里,任凭甜汤汁在舌尖滑动,畅快得很。现在的柿子,完全没有小时候的涩味,不用敬而远之了。



柿子熟透的保存期很短。农家都将它们做成柿饼,把柿子的美味继续保存。


第一次见到他家的柿饼,感觉下不了口。小时候家乡的柿饼都是黄灿灿的,上面的铺满白霜。他家的柿饼,黑得发亮,白霜厚厚的一层。这究竟会是怎样的味道啊?满腹狐疑。他倒是很热情,一个劲的劝,很好吃的。一口咬下去,像是吃了某种点心,糯糯软软,甘甜清香,有着柿子特有一种回甘。甜而不伤。这是自己家做的柿饼,稀缺而珍惜。柿饼的味道,每年都会有轻微的变化,时而甘甜的饱满,时而轻微的涩爽。哈,今年雨水多了些哈,晒的不好。他妈妈不好意思。品尝着柿饼,你仿佛感受到了,家里的气候变化,仿佛见到他妈妈在楼顶上勾着腰晒柿饼,对儿子眼巴巴的思念。


在他家第一次见到那么高的柿子树。那是一年冬天,大雪覆盖上了黑土地,到处都白皑皑的一片。高高的柿子树矗立在地头。叶子早就掉光了,树枝上积着薄薄的一层雪。我怎么知道这是柿子树呢?这树的枝头上,高高的挂着红柿子,就像挂着一个个小红灯笼,在这一片白中,格外扎眼。他穿着与树一样颜色的黑衣服,朝柿子树走去。身后留下两行黑黑的角印。能够得着的柿子已经被人都摘光了,那些高挂的柿子,寂寞又得意的俯瞰着这一抹冬色。他摇了摇树,纹丝不动,打下几个,柿子落地,大部分摔得稀碎。好不容易捡着几个差不多完好的,感觉是捡到了宝贝,偷偷拿回家品尝起来。这么冷的天,这树上的柿子,竟然没有冻成冰疙瘩?看来这火红的柿子里面蕴含着极大的能量。



这些有年头的树都是有能量的。离他家不远的地方,有一棵古树。老人们讲,有人偷偷砍了一树枝回去建房子,得罪了古树,那房子竟然好端端着了火。人们在古树前立了碑文,祭祀这中州之神树。这中州柿树,是不是也有这样的神力?


时光真是好东西,让好多事情都变了样,柿子越来越美味,人也越来越有味。


柿子是不能多吃的,就像好东西不能长久一样。正当时,适可而止。那份美妙才能永远长久。


桌上的柿子已经消灭了两个了。有的吃的时候,就好好享受,没的吃的时候,有温暖回忆作伴,也很开心。


假装文化人的吃货联盟

第 706 期

合作 | 投稿:zhishifenzitougao@126.com

来稿请在邮件名称中标注:作者+稿件题目

投稿仅限原创首发,谢绝重复推送

微信ID:foodzhisifenzi



本文永久链接:http://www.sense-of-wellness.com/x/c/1750471.htm

1.本站遵循行业规范,任何转载的稿件都会明确标注作者和来源;
2.本站的原创文章,请转载时务必注明文章作者和来源,不尊重原创的行为我们将追究责任;
3.作者投稿可能会经我们编辑修改或补充。